君衍安

努力填坑的咸鱼安。


-1-

“理论上,恶魔不会死。
因为他们是已死之人。

而恶魔,也是可以被封印的。如果封印不解开,也相当于死亡。

封印后根据纯度变成石碑。

顽石最低劣,钻石最珍贵。

若是石碑没有被保存好,石碑破裂,恶魔也随之消散。”

这是一本关于恶魔的古书所记载的文字。带着黑色手套的指头轻轻敲打着书面,另一只拿着小木刷的手撑在柔软的脸颊上。Will少见的解开了左眼上的眼罩,金色和蓝色的眸子半眯着,似乎很困的样子。

他已经在这里打扫了一个星期了,Bill的书橱,想想看,一个活了那么久的恶魔收集的书,有成千上万本。可怜的Willy要把它们都放到架子上——无数的书架——他只能在忙里偷闲,翻弄自己整理的书籍。

“原来恶魔可以被摧毁啊……”Will小声呢喃着,记忆中Bill从来都是说,恶魔是不死的,恶魔可以活到时间的尽头。

“Will,吃饭了。”兄弟俩通常是直接通过脑电波交流,Bill不太喜欢和Will说话。

“好的,BRO。”他小心翼翼的回答了他,捡起了地上的书本,用小刷子扫了扫积灰,把它们放进书架。

当他忐忑不安的走进餐厅——似乎每次都怀着这样的心情坐在Bill的右手席位上——低着头摆弄着带血的牛排时,Bill微微张了张嘴,往他那看了一眼,说“你的眼罩呢,Willy?”

扑通扑通扑通,心脏狂跳起来。他注意到了的眼罩,“因为,打扫书籍…用魔法保护了眼睛…”解释一点都站不住脚。

“噢…”Bill微微侧了侧头,优雅的切下一小块牛排,“那为什么不直接用魔法把书归位呢?那样既没有灰尘又省力。”

“因为我的魔法…支撑不了这样大规模的清扫。”声音越来越小,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这样啊。”Bill没有再说话,专心的看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排。Will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不自觉的又被那抹金色的阳光吸引了。

他可真好看,Will每天都能这样说上一百遍。就算这位哥哥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发色不同,气质瞬间就不一样了。金发的哥哥给人一种威压的力量,海蓝色的弟弟给人的感觉是柔柔的,软软的。

“我吃好了。”Bill拿起叠放好的餐巾擦过嘴角,忽然的注意到了弟弟的目光,“怎么,我的脸上有东西吗?”

“没、没有。抱歉,BRO,失礼了。”Will赶忙把半面煎的鸡蛋扒拉到嘴里,“我也吃好了,这就去洗碗。”

“Will,用魔法就好。”
“我的魔法真的不足以…”
“听话。”

像被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一样,Will轻轻嗯了一声,小心的念起了咒语,半分钟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整整齐齐了。

“为什么不用魔法?”
“那样就失去了生活原本的乐趣了。”
“乐趣?你的生活中乐趣是奢侈才对。你需要的是效率,是抓紧时间。而不是整天无所事事什么都慢慢来。”
“是…是BRO。我知道了。”

Will低着头,眼里含着泪水打转。“喏。”眼前出现一个粉色的眼罩,“粉色衬你。”Bill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餐厅,留下Willy拿着眼罩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的背影。

“战争马上就要来了。”Bill轻轻吐出这句话。

“和谁?”

“Kill,你的大哥。”

“为什么?”

“如果世界上那么多为什么都能被回答,也许这场战争就不会发生了,Willy。”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什么都做不了。这场战争,没有你的位置。”

“明白了。”

-TBC-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