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衍安

努力填坑的咸鱼安。

个人拔杯相关整理

疯狂打call!

胎膜儿:

抱歉占tag,QWQ只是给自己整理一下自己看的,图多辣眼,时间差不多是从近到远,不过可能根本没人记得我啊哈哈哈哈哈……抱歉了……



















我家太太!!!!!

空辰:

摸了一下,一个恶魔拔和一个牧师杯((

超棒!

咸鱼不咸。:

最近很多太太退圈了,总想做点什么。
有点点长,但希望每个点开看的亲们能够耐心的看完。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这句话很经典,甚至有人觉得有些俗。
但它却是我们生活中最好的座右铭。
如果想看看彩虹的话,就不要畏惧风雨。

Encéphalite:

【Hannigram】Are they gay?(中英字幕)

一个食人魔迷上一位FBI探员的爱情故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074757/

转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w-Uk5NFQYQ

原视频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w-Uk5NFQYQ

期待八月的S4消息

啊。今天从太太手里骗来的图。
吸一大口麦。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太甜了……

恋_独哲:

超蝙魔王與勇者AU:

超蝙魔王與勇者AU塗鴉⑤-受孕期

本篇大量背後注意,男性懷孕描寫有!!

舊圖按照故事的時間線做一個排序。

並且都統一用一樣的封面圖,

以後都會在這邊更新。

【斗奇/贾尼】触不到的恋人

#贾尼斗奇,不喜勿喷,欢迎捉虫
#同一时空,Jarvis私设为灵体状态,Cloak在灵体空间拥有实体
#贾尼斗奇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响应眠狼太太的画,好脑洞

在打败了多鲁姆之后,Dr.Strange开始拜访各个复仇者。

Cloak在Stark大厦遇到了灵体状态的Jarvis。Mr.Stark看不见Jarvis,他正微微有些困倦的与Doctor交谈着。Cloak看了Jarvis多久,Jarvis就看了Mr.Stark多久,他湛蓝色的眸子从来没有离开过Mr.Stark,虔诚而炙热,就像Cloak凝视着Doctor一样,从未注意到别的地方。

Doctor坐在软凳上,手指尖交叉在一起,盯着面前通过喷气装置拖起的水杯缓缓开口。“如果您能很好的控制您的机器人,保证不再出现像奥创那样的失误,我很乐意帮助您突破生物技术的难关。”
“Hmm...奥创是自我进化了,”Stark靠在工作台旁边,一页一页的翻着Doctor带给他看的文件。
“奥创只是没有理解爱的含义。”Jarvis轻轻开口解释着。
“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我的孩子。所以请不要以技术故障那样的词来形容他。”“sir深爱他的每一个艺术品。”
“生物技术方面我们还有赵博士呢,我也还有Friday。”
“他会考虑您的意见,Doctor您还是请回吧。”

Cloak看着Jarvis跟在他的sir后面,一句一句的解释着他的话的含义。慵倦和优雅两种不同的腔调在耳膜内撞击,让Cloak呼吸一窒。末了Jarvis嘴角漾开一抹笑意,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Mr.Stark。

Cloak似乎感觉,他与Jarvis很像。
同样对主人爱的深切。
同样只能存在于灵体世界。
同样忠诚。
同样把主人看做自己的全世界。
同样奋不顾身。

可不同的是,Doctor是知道自己的存在的。
而Mr.Stark却认为Jarvis已经消失了。
如果他没有依附于真实世界的载体,那为什么他会存在于灵体世界?

多亏了博士那晚在Stark大厦留了一晚,参加了Mr.Stark的party。
Strange用指腹揉了揉眉心,这个世界真的要交给舞台上那个喝到吐讲着荤段子的人保护吗?就算知道了纽约的事,他还得再观察一段时间。

他的Cloak却直接去飘到了Stark身边,拍了拍Jarvis的肩膀。

“你好……你看得见我?”

“……”Cloak不会说话,只能点点头。

“啊,你好,我是Jarvis,我诞生于人类的伟大科技…我家sir的,伟大科技。”

Clock露出疑惑的表情,表示自己不会说话。

“与你和Dr.Strange的命定相遇不同,”Jarvis微微苦笑了一下,表示理解。“我生来就是为了sir,他是我的一切。我喜欢他工作的样子。用形容词来说,性感。”

Cloak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因为他也是这样喜欢着Doctor。

“我曾陪伴他多年,我在不断学习,学习他的品质,他是个好人。他坚信科学,着眼未来,致力解决问题。在很多人眼里……”优雅的英腔充斥着灵体空间,就像早已排练过多次的演讲,“至少在我眼里,他就是英雄。”

Cloak有些动容,他比Jarvis还要高上一截,在某一瞬间他想要抱抱他。

“sir总是很忙碌,他的健康是我担忧的问题。是的,我有这样的情绪,我担心他。”完美的线条勾勒着他的脸颊,他的言语间透露着无奈与痛苦,一言难尽。

“但是Friday也能把他照顾的很好,我就这样看着他,也很好。”说着他看了看自家sir,满眼的宠溺和忠诚让人心疼。

“曾经,当他回到家,他会温柔的叫醒我,我们一起工作,一起战斗。”回忆总是很深刻,时间无法左右代码的记忆。

“他守护世界,我守护他。”最后一枚音节随着斗篷滑落在地上,久久的寂静。

Cloak示意Jarvis跟随他,到卫生间。打开了热水,热气充盈了整个镜面。

他写到:你想让sir知道你还在他身边吗?

Jarvis微微怔了怔。“我家sir不具备那样的能力……他无法进入灵体空间。”

Cloak又写到:我有办法让他进入灵体空间五分钟。

Jarvis露出疑惑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是让他灵魂出窍吧!”

Cloak自认为得意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行!绝对不行!”Jarvis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为了见我一面而受到那样的伤害。不行。”

Cloak又露出了那种疑惑的表情,写到:不会伤到他。

“不行。”Jarvis坚定的摇了摇头,眼睑遮住了大半个眸子。

“我唯一的遗憾…”他看着Cloak的眼睛,“是我再也不能陪伴在他身边。看着他守护他认为重要的人和事,…以及这个世界。”他总能轻轻的说出在别人听来极为悲伤的话语。

“你很幸运,先生。和我一样,被创造,被选择…”他的眸子里亮起了一道光,“被爱。”

Cloak猛的颤了颤,看着逐渐变得透明的灵体,他毫无办法。

“帮助你认定的人吧,尽你所能。祝福你。”Jarvis给了Cloak一个罕见的微笑。然后转身,面对着Stark的方向走去,“Good night.”随风消散。

Cloak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感动。什么是至死不渝的忠诚。那样的忠诚,表面上波澜不惊,而暗藏在深处暗潮涌动的爱意,Cloak是可以体会到的。

他想要代替Jarvis抱抱Stark。
他想要让Mr.Stark知道,Jarvis最后给他的不是那么一句“Enjoy yourself,sir.”而是依依不舍的陪伴,跨越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只是为了再多陪陪他。
他没有意识到,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浸湿了衣服。

他不知道,Dr.Strange沉默的和他一起听完了这场演讲。

Tony躺在床上,用手臂压住眼睛。晶莹的泪珠挂在他如蝶翼般兀长的睫毛末端,在月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随着那无声的抽泣滑入枕中,悄无声息的逝去。

“晚安,Friday。”
“晚安,Boss。”

-fin-










【狗崽】第101位恋人

苏云薰:

第101位恋人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点评论行不行!


话唠是病不想治,唠嗑才是治病药。


我流狗崽,涉及一点晴明博雅酒吞茨木不打tag


 


 




00、


 


寮里在第一百只妖狐被喂掉的第三天迎来了第101只妖狐。


 


 


01、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那时候的青行灯正在给座敷童子和鲤鱼精讲故事,故事里刚刚说到失忆的清纯男主推开伤害他后又后悔的渣攻,倔强而孤独地一个人走向了左手萝莉右手御姐脚下基友的人生赢家之路。路过的三尾狐一听接口了一句:“后来啊,萝莉和御姐发现是真爱,男主只好和基友相伴一生。”


 


好好的种马情况急转直下变成狗血耽美,就是在这种急转直下之中召唤阵所在的地方发出一阵粉色光芒,不深不浅,是一看便能知晓是sr级别的妖怪。


 


不是什么大事情,这是一个氪金寮,寮主是个亚洲有钱人,如今大小妖皆已集齐,而每日召唤不过是看一看能不能凑巧抽出好的狗粮省一省自己力气。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阴阳师是个妖狐手,庭院中最早的式神是妖狐,召唤到最多的式神也是妖狐。


 


所以当他带着第101只妖狐走到庭院中央向休息的式神们介绍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大骚动,青行灯继续未讲完的故事,茨木酒吞稍稍抬了眼皮又一次闭上沉入梦乡,单单大天狗凑近了几步冲着新来的妖狐扬起唇角。


 


“这次回来的晚了些。”他对初来乍到的妖狐这样说,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飘落下来粘稠温暖如同蜂蜜,大天狗铂金发丝在微风中轻轻飘动,一双澄澈蓝眸定定看着妖狐,那之中仅有他一人。


 


妖狐没有回答,他大概是没反应过来,鎏金的瞳子因着主人的心思稍稍瞪大,瞳仁缩成了一条线,良久他终于弯起眸子,“哗啦”展开他那柄檀木扇骨扇面描了灼灼桃花的折扇掩住半张脸张口回答。


 


他说:“那还真是抱歉,只是小生初来乍到略有些不熟,可否请大人您告知小生哪里的姑娘最多?”


 


大天狗眨了眨眼睛抬手指向那群围着青行灯要听故事的小姑娘们。


 


妖狐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身后的尾巴因为兴奋轻轻摇晃不停,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走向那群妖怪试图去搭上那么几句话。偏偏经过大天狗的一瞬间,那大妖怪轻轻对他说:“扇子很好看。”


 


妖狐没有在意,他只是抖抖耳朵独独留了大天狗一人在原地定定看着立刻就和女孩子们打成一片的他。


 


 


02、


 


新来的妖狐有点奇怪,这是萤草座敷童子鲤鱼精和山兔一起得出的结论,明明已经是大天狗恋人的他却一直沉迷和他们打闹都不去和大天狗大人一起了,难道是他们闹别扭了?


 


往常的妖狐第一天也是这样,只是第二天就会乖乖当好恋人这个角色,虽然还是忍不住见到漂亮女孩子就撩两下的习惯,但总归还是点到为止,也就只能嘴上占点甜头。然而这次的妖狐不仅动嘴还想动手,多亏最后大天狗从天而降,英雄一样拎起那狐狸的领口把他扔到结界里才算结束。


 


所有被骚扰的女性式神叽叽喳喳跑去晴明那里告状,这个说妖狐想要摸她尾巴被自己打出去,那个说妖狐想要捏她耳朵被不小心打翻在地,晴明被困在中间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心底也是困惑不已。


 


妖狐大概是这个寮里最奇特的式神,不是指他的实力和样貌,毕竟实力比他强的大妖怪大有人在,而相貌比他好看的也不少,然而他却是唯一一个被再次召唤出来时会带着上一只全部记忆的妖怪,晴明也疑惑过好久,也曾趁着大天狗不在询问过他遗忘了是第几只的妖狐。


 


那只妖狐彼时正靠在大天狗最喜欢的樱花树下小憩,听到这话的时候稍稍睁开眼,似乎还没睡醒,他的眼角妖纹艳丽,声音甜蜜惑人,他说:“因为小生是妖狐嘛。”


 


理直气壮,诚恳认真地让晴明再没法问下去。


 


那只妖狐好笑地看一眼被噎住的阴阳师,翘起唇角醒了大半,随手捏起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的草莓大福塞进嘴里悄悄皱了眉头,他安慰似的用尾巴尖儿扫了扫银发爱操心的阴阳师脚踝。


 


“小生可没在撒谎,只是有些事情不知道真相是一件好事哦。”


 


但也因此,作为升星狗粮他也是不二选择。


 


寮主给的理由是:“反正他也会带着记忆,相当于还是同一只妖狐,我也能保证抽到他,也不用心疼这不是挺好?”


 


总归不会出错吧?安倍晴明即使不赞同这样的说法却也无法反驳,他能做的只有轻轻叹一口气,接着在夜深人静之时在心底偶尔庆幸幸好他的博雅是个阴阳师而非式神,否则也许他也会有面对分别的一天。


 


然而寮里迎来的这第101只妖狐却非常不对劲,之前的妖狐最晚也是第二天就恢复全部记忆,伴随而来的就是他会更有分寸地撩妹,而这只妖狐直到第四天还是忽视大天狗的脸色每日沉迷少女不可自拔。


 


不是一个好兆头。安倍晴明这样想着把情况告诉了寮主,那时候的寮主正在忙着给新来的妖刀打针女,一听晴明这样说大手一挥果断拍了拍担忧的阴阳师肩膀。


 


“嗳,这能算事儿吗?!我还以为是茨木那家伙突然不沉迷酒吞以致于酒吞拆掉庭院呢,那狐狸崽子心底弯弯道道多得很,想来可能是闹了别扭在装失忆呢!那这次就先别喂他了,好好哄几天哄开心了也免得大天狗上阵担心。”


 


晴明抬眸就看见寮主身后整装待发的ssr御魂战队,正碰上大天狗的视线,那双澄澈向来无波的蓝眸此时更为死气,平静地仿佛早已在漫长生命中遗失了七情六欲。


 


那是与初始之时第一只妖狐还未被喂掉的时间里截然不同的眼眸。


 


明明妖狐不是又回来了吗?


 


 


03、


 


寮主说要好好哄哄妖狐不是假的,第二天就给晴明送来一套五星暴击针女,金光闪闪随意堆在一起。所有人都知道那其实是本用来给妖刀六星御魂升星的狗粮,但是本来妖狐就不用出战也不必强求六星。


 


晴明让大天狗给妖狐送过去,他想妖狐能有的不开心事情无非就是恋爱出了问题,怕是大天狗冷落了他。思及此处,茅塞顿开,以为自己抓到了重点的安倍晴明决定做一个好助攻,至少也要对自己的式神负责。


 


大天狗迟疑了一下接过那包御魂,他颔首对着晴明不知是表示的感谢还是表示的知道,然后展翅飞回了他最喜欢的那棵樱花树顶。在那里他能看见他的恋人正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懒洋洋晃着尾巴偷懒,偶尔水池中的鲤鱼精小姑娘玩得过了头,有冰凉水珠沾染在他的裸露皮肤上时会不自觉抖抖耳朵,似乎是在抗议美梦被惊扰。


 


就同第一只妖狐在熟睡时鼻尖落上黑羽的不自觉抗议一个样子。


 


只是,明明妖狐最喜欢的地方应该是他所在的树下,这种时候他总会或是拿着烧鸡或是端了一杯清茶,靠在树边摇晃尾巴吃饱喝足后满足睡上一觉。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是最为乖巧模样,不会龇牙咧嘴浑身炸毛,不会眉眼风流狡黠万分,而是毫无防备沉浸在美梦中即使大天狗在他身边悄悄放下他最喜欢的草莓大福也不会察觉。


 


初时相识大天狗曾经对此嗤之以鼻,他想“警惕度太低,区区小妖尔”;然而成为恋人之后他只觉得这样最好,正方便他能将那点心放在恋人身边不被发现。


 


 


04、


 


妖狐是被一阵笛声吸引的,那时他刚被青行灯用鬼故事吓得尾巴炸了毛,抖着两腿出了屋门再也不敢去想和那漂亮说书人呆上一晚上。也就是在那时候第101只妖狐听到了一丝细细的笛声,那声音如同丝线,剪不断理还乱紧紧缚住他拉着他向某一个隐秘的方向行去;那声音又好像烟雾,浅浅淡淡若隐若现,裹挟着他让他如坠仙境。


 


此曲只应天上有,怕是只有天上仙女才能吹地出。他这样想着突然起了精神也不再尝试挣扎,哗啦展开那描了灼灼桃花的扇子,翘起唇角,一双鎏金眸子里三分闲适五分深情剩下的是十成十的风流颜色。


 


他看见金色粉尘从天空簌簌飘散,他看见有人一身青白狩衣站于庭院之中最盛樱花树顶持笛而立,巨大黑翼此时完全伸展开来遮天蔽日,有无数黑色羽毛自空中与那夜间樱花一起悠然飘落。


 


他的身后是池塘萤火,他的面前是平安京万家灯火。


 


有那么一瞬间,坚持颜即正义的妖狐为此愣住。他这一生见过太多美人,暂且不提被召唤至此之后所见女性式神或娇小可爱,或高冷美艳,单单是他在此之前热爱诱拐人类少女时期所见美人也是甚多。


 


只是美人皆是美则美矣,至了最后他总归还是感觉缺了两份滋味。如今见此情景,他心底经隐隐约约明晓那缺的到底为何。


 


不过两份仙气,八分从容罢了。


 


那树上大妖怪直到一曲终了终于肯分了神看向树下一直仰首的狐妖,他将那通体白色微微透了点紫的玉笛收紧胸口自树上落地,他说:“你来了。”


 


“嗯?看您这笃定语气,您怎的知道小生一定会来?”妖狐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心底不爽面上却不显露分毫,他手腕翻转用那折扇掩住半张脸颊,独独用那双璀璨过星辰的眸子看向口中带了嘲讽意味的大人。


 


“吾不知晓。”大天狗没有在意那句话中的挑衅,他摇摇头声音沉静若高山之巅不化积雪,一片淡然。


 


“……啧。”妖狐语塞,他眨眨眼,鎏金瞳子骨碌碌转了两圈,又是带着笑意开口,三分真三分假四分捉摸不透裹了毒药蜜糖一般引人沉沦致死,“小生可是知晓,您为世人口中神明,自然笛声若天上曲,小生可是被吸引得很。”


 


然而他口中的神明没有接上他希望的话题,大天狗仅仅是定定看着他,在妖狐以为两妖大抵要痴迷对方美色天荒地老之前突然开了口,“在此之前,你最喜欢的也是这个曲子。”


 


“自然自然,您的曲艺高超,每首曲子小生都喜欢。”妖狐笑眯眯接了口,灼灼桃花扇配上他眼角妖纹更为惑人。


 


他看着眼前那位神明被风吹起铂金发丝时露出的白皙脖颈,他在大脑内无数次模拟怎样把尖锐獠牙探进然后吸取想象中那般甘美充盈妖气的血液。


 


他想:糟糕糟糕,小生这可真是沦陷的不明不白,明明刚刚才决定命定之人换成萤小草。


 


“不,你最喜欢这首。”神明固执摇头,他自怀中取出还带了体温的玉笛,小心擦拭,宛如那笛子便是他的爱人——何其可笑,明明他是个无情无欲一心大义的大妖怪,怎会拥有恋人?


 


“您怎如此确定?我的神明大人啊,小生喜欢什么您怕是猜不到的。”妖狐耸耸肩。


 


“你喜欢草莓大福,你吾便在你小憩时将点心放于你身侧;你喜欢烧鸡,吾便常在征战回来时顺路捎给于庭院等待的你;你喜欢灼灼桃花,吾便让雪女冻了一枝存于你房中床头。”


 


“哎呀哎呀,看来您是悄悄关注小生良久,小生可否大胆猜测您知晓小生喜欢你,故而愿意随笛声靠近。”庭院中第101只的妖狐笑容愈发灿烂,他稍稍歪了脑袋眼角红痕随着主人高昂心情越发艳丽。


 


大天狗没有作答,他只是将那管玉笛再次放回胸前,看着眼前得意狐狸,竟是悄然无声叹口气。


 


他自袖中掏出那包五星针女,在妖狐反应过来扬手唤了一阵清风裹挟着这些御魂掉进池塘深处。


 


“明日吾给你打六星的。”那位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离去时候对着身后略带薄怒的妖狐说。


 


 


05、


 


本应休息的大天狗带着妖狐去了御魂,算来他与八岐大蛇也是老友,如今刚刚到御魂门口就被一堆三星四星御魂砸的进不去。


 


“抓紧滚,立刻滚,麻溜滚蛋谢谢。”八个脑袋行酒令点兵点将好不容易选出一个小可怜探出来,面露厌烦之色试图驱赶不速之客。


 


大天狗摇摇头黑翼轻轻一扇把那堆他眼中的垃圾御魂全部扫走,“这些打发不了吾。”


 


他身后的妖狐一看有人撑腰,立刻翘起尾巴抖动耳朵,下颌扬了老高弯下腰把那堆垃圾全塞进腰包里然后帮声:“小生也看不上这些。”


 


大天狗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随手一个大招把露出惨兮兮表情的蛇脑袋卷了回去,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福打到大蛇面前。


 


八个脑袋左顾右盼又把那个小可怜推出来表达心声:“五星总行了吧?你知道针女理论上来说真的不好掉!”


 


大天狗作势又要张开翅膀。


 


小可怜立刻尖叫:“等等!等等!你说咱这不是组队是你私人问题来打,还是动手动脚……动翅膀也算!多尴尬!有什么事情不是来一发,呸,不是聊一聊可以解决的?”


 


“六星针女暴击套,给否?”


 


“最多六星轮入道!”坚持抗战,打倒资本主义。


 


“妖狐,突突他几下。”资本主义不为所动,誓当黑恶势力。


 


妖狐立刻兴冲冲手腕翻飞一口气突了二十一下。


 


“勉强合格。”大天狗颔首看着骄傲摇晃尾巴的家伙作出评价。


 


“什么?大人您可是认真的?小生这可不是突两下,整整二十一下哦!”妖狐不满,强行要获得表扬。


 


“三十下中等,三十五合格,五十优秀,不接受反对意见。”


 


“这他妈觉醒了小生都不一定办得到靴靴!”


 


“觉醒再说。”


 


强行狗粮的八岐大蛇气傻,呸呸呸吐了针女又吐了破势全扑头盖脸砸向那对妖怪。


 


“妈的滚蛋!老子不想看你们秀恩爱。”


 


“关爱单身蛇人人有责!”


 


“墨镜呢!墨镜呢!!!!”


 


一瞬间大天狗猛地张开翅膀遮掩住妖狐,随手又是一阵风托起那些六星御魂让它们安全落在妖狐手心。


 


“戴上吧,然后去打觉醒麒麟。”


 


妖狐瞧着手里还沾着口水的御魂明显翻个白眼,他悄悄在大天狗衣袖上擦了两把手这才摸出一条不知哪家小姐送的丝帕擦干净御魂小心戴上。


 


低头干这些事情的他并没有看见发觉他小动作的大天狗那湛蓝眼眸中少见的笑意和温柔。


 


找麒麟的过程更为顺利,小麒麟们哭爹喊娘报了大王自己寻山时候遇到了变态,居然性骚扰问要不要和他共度良宵。光是一听这麒麟大王恶向胆边生,收拾收拾刚要会会那个明显的变态妖狐就看见在变态身边闲闲站立宛若神明的大天狗。


 


原本试图教作妖的大麒麟一看见后者立刻怂,乒铃乓啷丢了一堆金的紫的小鲤鱼小鼓转身就跑,看来也是被虐出心理阴影和那位大佛能不碰面就不碰面了,大抵日后见到八岐大蛇他们肯定能有共同话题。


 


第101只妖狐抱着觉醒材料戴着亮闪闪的御魂和他的所谓恋人满载而归,路上就觉醒了的他心满意足走在前面却开始思考难不成他真的忘记与大天狗其实是恋人的记忆,只是他没有看见一只在他并肩距离差那么一小步的大天狗,看着他蓬松带紫的尾巴眸子里透出悲伤。


 


“大天狗大人?大天狗?”回房之前妖狐突然停下,他保持着推门的动作唤住又要离去的神明,“小生还是不相信与您是恋人关系,只是小生或许会真的喜欢上您哦。”


 


句尾音调翘起来,飘飘飞飞好半天才落了地,偏偏带了蛊惑,由不得人不信,只是也只是人不信而已。


 


高高在上的世人称为神明的大妖怪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那只觉醒的狐狸钻进屋子,他又想起他的这第101位恋人手中灼灼桃花的檀骨扇,热烈地像是晃了他的眼。


 


可是这一次妖狐不喜欢草莓大福,也不喜欢在他的树底下睡觉躲懒,而且他更喜欢漂亮小姑娘。


 


 


06、


 


这次的妖狐恢复记忆着实晚了点,他是在觉醒后的第三天才恢复全部记忆。


 


他开始对于调戏女孩子点到为止,开始文文雅雅摇着他那柄檀骨桃花扇靠在大天狗喜欢的樱树下小憩,睡醒时吃那么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草莓大福然后偶尔带一带新来的小姑娘打觉醒。


 


他上一次真的突上35次,接下来的目标应该是优秀。


 


晴明也曾私下问他为什么,那狐妖笑弯了眸子,翘起唇角风流肆意,他说:“小生这不是被您哄消了气,免得不支持本寮和谐建设嘛。”


 


晴明摇摇头表示不信,妖狐怎么会干这种不利己的事情。


 


“嗳,那您就当小生对大天狗大人一见钟情决定从良为好狐了。”


 


满口谎言,不辨真假。晴明摇摇头,终于还是放弃询问,他想还是博雅好,什么心思一眼看穿也没有这些弯弯道道。


 


一切看似平和,一切都回归正轨,小姑娘们都松了一口气,暗地里悄悄关注大天狗大人和妖狐大人恋爱路程的她们终于能够放心在私下串门时候信誓旦旦说:“在我们寮里可是有两对恋人,一对至死不渝,一对形影不离。”


 


 


07、


 


第101位妖狐:


 


见信安。


 


小生是您之前的第100只妖狐,严格来说大抵能说成也是您本身。你我本就为同一妖怪妖气所化,这一封信是想拜托你假扮成小生。


 


虽说很唐突,也很奇怪,但是在小生之前包括小生的九十九位妖狐都是这样干的,你大概有所不知,因为这个寮的主人是妖狐手,总是能召唤出很多小生,所以狗粮自然也是我们的命运。


 


有些悲惨不是吗?只是妖各有命,不强求,最后我们不过都是变成妖气回归真正妖狐身上罢了。能真正获得生命神志又是何其有幸,只是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小生大抵已经成为哪位大妖先生的口粮。


 


接下来是一些要点,其他副重点和前面九十九只妖狐的总结的要点附在另一张纸上。


 



  1. 请记住你喜欢草莓大福,喜欢蜂蜜烤鸡,不爱吃辣。


 



  1. 你喜欢在大天狗待着的樱树下小憩。


 



  1. 睡醒时候的草莓大福应该很难吃,因为在树顶上偷偷观察你的神明大人真的很不会买电心。


 



  1. 即使这样还是请象征性吃那么一个别伤害他脆弱的自尊心。


 



  1. 女孩子固然可爱,但是点到为止就好,否则会有人找你谈心。


 



  1. 那个低情商中二病的所谓神明大人是你的恋人。


 



  1. 大天狗大人是你的恋人。


 



  1. 大天狗是你的恋人。


 


感谢你能够配合下去,仅此遗愿,若是能有机会相见一定会感谢于你、于你们。


 


第一百只妖狐


 


08、


 


第101只妖狐在四星的时候得知要被喂给新来的妖刀升星,彼时在樱树下无聊数叶子的他看一眼树上的神明,又依依不舍看一眼池塘里的鲤鱼精小姑娘,接着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泥土悠悠然回了房间等待第二天的死刑。


 


那天晚上却有妖怪敲开他的房门,正在写信给第102只妖狐的他慌慌忙忙开了门一看是大天狗心里只想糟糕糟糕。


 


他说:“可否让小生收拾一下再跟您出去?”


 


大天狗好笑的眨眨眼,他说:“是要放好给下一只你的信吗?这次可要放的显眼些,莫要一星期之后才被看见。”


 


“不,不是……小生只是在写情书,对,写情书!”妖狐大脑发懵,完全傻掉,他瞪大时时刻刻都充斥狡黠的眸子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可以被人信服的谎话。


 


“不必了,随我看夜樱去吧,很久没人听吾说些废话了。”大妖怪摇摇头,虚虚抱起还处于呆愣状态的妖狐,黑翼张开飞到了最繁盛的樱花树顶。


 


妖狐看见了空中飞舞的樱花,看见了平安京万千灯火,看见了河水潺潺的河灯与萤火虫交相辉映,他转首看见他身边据说无情无欲的神明大人唇角挂着极温柔的笑容,湛蓝眸子里映着一片辉煌温暖柔软。


 


他看过美人万千,却只有这一刻想要踮起脚尖亲一亲那双陷入回忆的湛蓝眸子。


 


不带任何情感意味地,仅仅是虔诚的去奉上亲吻。


 


即使他们都已经知晓他们不是恋人。


 


“吾全都知道,”大天狗在一阵不算太久的沉默之后开了口,他的声音仍是清冷若玉石相击,却沾染了灯火温度,柔软的一塌糊涂,“他没有你们那么尊敬吾,也不会因为吾的一句话努力打出不可能的次数。”


 


“他狡黠好胜擅长偷懒,在很久之前吾曾以为他的感情不过是昙花一现,只是想要玩玩而已。只不过,现在想来他不是无情,而是把所有的深情都只给了吾。”


 


“他喜欢在树下看吾吹笛,若是吾假装没注意到他,他就会气呼呼甩几个风刃上来,这时候万千繁重樱花飘落在他耳尖发顶,他的鎏金眸子熠熠生辉,那大概是吾这漫长一生见过的最为华美风景。”


 


“他果然很狡猾,他试图永远留在吾心底,只是如他所说,吾为神明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所想。他可是我的恋人啊,唯一的永远的,最后被我亲自吞噬掉的恋人。”


 


话及此处带出来很久的沉默。


 


第101只妖狐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又应该说些什么,他只能抱住自己双腿垂着尾巴假装看风景,看平安京辉煌夜景悄悄许下他自己都不相信会实现的愿望。


 


他猜测或许很久很久之前真正是这位大天狗恋人的妖狐也曾在这里待过,那时候的他或许也在看这夜景,而他身边的恋人澄澈蓝眸之中却只有看夜景的他。


 


如此美好,如此安宁。


 


最后的最后,那位伟大的大妖怪轻轻说:“辛苦了,谢谢。”


 


或许是对前面一百只妖狐,或许是对在他身边的第101只妖狐,也或许是对未来还会一只只出现然后被吞噬假装称他的恋人的妖狐。


 


他配合他的恋人完成了每一个骗局,最后却又亲手揭穿。


 


他想这或许是他的恋人料想不到的情形,这次你可是输给吾了,小狐妖。吾这一生怕只是在喜欢你这方面永远输给你那么一次。


 


心甘情愿认输。


 


 


09、


 


第101只妖狐写好了他的信,带着他的小小愿望在第二天终于被吞噬掉了。


 


一个月后寮里迎来了第102只妖狐。


 


这只妖狐出现的时候台词莫名其妙,他不用晴明指路就冲进庭院,对着最大的樱花树就是一阵风刃。樱花纷纷扬扬落下,那只妖狐冲着树上大喊:“亲爱的神明大人,小生终于能告诉你,你买的草莓大福实在太难吃了!”


 


谁都不知道大天狗究竟想了什么。


 


所有妖怪都只知道,那一天无数黑羽伴着樱花飘飞,大妖怪从树上飞下落在一根不高不矮的樱花枝上,声音如碎玉,如流水,却带上满满温柔,他说:“作为补偿,你可要与吾一起去看看平安京风景?”


 


“乐意至极。”他们听见那只妖狐这样说。


 


10、


 


庭院里的妖狐编号永远停留在了102。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TOGETHER 2

#贾尼
《音皇》剧情带入
《被遗忘的骑士》文体格式

Tony视角

疼痛。剧烈的疼痛感。

"嗯……"恢复意识后轻轻呛出一声鼻音,挣扎着睁开沉重的双眸。"嘶……"光亮透过层层的纱布透过来,巨痛感一丝一毫的撕扯着脸颊。

"这是怎么……"刚刚发出声音就惊到了自己,就像钢锯拉过喉咙般的嘶哑。

胡乱的拉开眼睛上的纱布——幸好眼睛还看得见——自己身在一个类似……病房的床上。

"Jarvis……"下意识的喊出他的名字,抓紧被单的手指节泛白。手上的麻木感让自己猛的摔回床上。

定位器已被做手术拿出,绝望感瞬间笼罩了自己。没有铠甲,没有Jarvis,没有可操控的机械。

Tony颤抖着抬起手触碰到遮住脸颊的纱布,栗色的眸子猛的放大。心中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情况,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空气,拽紧了绷带的一端,一圈一圈的拆下。

扶着床边,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白色撒了一地。

“不…这不是真的…”镜中的自己的脸被“改装”了。金属片代替了原来侧脸的位置,就像一个被改装的机器人。拉过的那到疤和奥创一模一样。

眼泪瞬间留下来,沾染到伤口。“他…他怎么会再喜欢这样的我。”

——————————————

“您的眼睛真好看。”万圣节那天,Jarvis把自己和Tony打扮成了吸血鬼和吸血鬼管家的样子,Tony的眸色没有变,仍是那样漂亮温柔的浅棕色。

“这样看的话,你更像吸血鬼,Jar。”Tony就算戴上了獠牙和小犄角,穿上了吸血鬼伯爵的套装,甚至恶趣味的用机甲做了一双翅膀,仍比不上高大的Jarvis,无论从脸的棱角、猩红的眼眸、高高的黑色礼帽来看,Jar都更像吸血鬼而不是吸血鬼的管家。

“您的眼睛不适合戴有颜色的隐形镜片。准备好被万众瞩目了吗?”Jarvis勾起嘴角,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一直都是这样。”

“May I?”

“Sure.”

虽然这样怎么看都是上流绅士邀请自己的舞伴,但是Tony·任性·怎么装逼怎么玩·Stark却毫不在意,从大厦顶部边缘迈出了一步。

Jarvis仔细计算着怎样才能让Tony稳稳的踩在空中,计算着翅膀和脚底的隐形喷气数据,和Tony携手一同踩着“空气”跳着绚丽的华尔兹,同时也在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全程直播。

在落地的那一刻,Tony早就兴奋的开始大喊大叫。“瞧啊Jarvis,那里有僵尸——今天一定要去讨糖果来满足没有甜甜圈装填的肚子!”

“Trick or treat baby?”Tony在璀璨的灯光中偏过头盯着比自己高一些的男人轻轻启唇,Jarvis牵着他的手,隔着黑色的布料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Nither,a kiss.”Jarvis不等他回答,笑着贴近他吻了吻。

下一秒,略带酸味的糖果被塞入Tony口中,接着是Jarvis的舌尖。

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亲到一半不由得笑了起来,结果谁都无法再继续这个吻。

“我爱你,Jarvis。”
“我也是,sir。”

——————————————————

栗色眸子氤氲了水汽,疼痛感让他难受到麻木,他试着拧了拧门把手,毫无意外的上锁了。

这可是Tony Stark!给他一柄螺丝刀他都可以撬开地球!

可这里的摆设少的可怜,床和凳子都是木头的。连墙上的挂钟都是在遥不可及的位置。除此之外,浴室里的东西全都是不可拆卸的。

冰冷的摄像头闪着红光,随着Tony的身影转动着。似乎摄像头后面的人正欣赏这一出好戏。

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以预示这是什么机构或组织的图案,要是Tony不知道自己被抓了一定会以为自己身在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扑通的医院。

他坐在床沿,看着墙上的钟。

这里没有窗户,他的生物钟明显被手术扰乱。Tony没办法知道现在是早上还是晚上,该死的止痛剂药效已经退的差不多,取而代之的是浓厚的睡意和麻木的钝痛。

他躺回病床,找到了最佳能看到外面的位置,等待着时机。他们如果绑架他,就一定是有所求,不可能饿死他的。

时针慢慢转动到“6”。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您的餐点,Mr.Stark。半小时后我会来取走剩余的东西。”穿着防护服的人把餐车推了进来,转身走出了病房。

而趁着他开门和关门的那几秒钟,Tony看到了外面。那是一些实验设施和实验室,黑压压的与病房似乎不在同一个世界。

Tony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食指和中指揉着额心。他知道这是哪儿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