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衍安

努力填坑的咸鱼安。

TOGETHER 2

#贾尼
《音皇》剧情带入
《被遗忘的骑士》文体格式

Tony视角

疼痛。剧烈的疼痛感。

"嗯……"恢复意识后轻轻呛出一声鼻音,挣扎着睁开沉重的双眸。"嘶……"光亮透过层层的纱布透过来,巨痛感一丝一毫的撕扯着脸颊。

"这是怎么……"刚刚发出声音就惊到了自己,就像钢锯拉过喉咙般的嘶哑。

胡乱的拉开眼睛上的纱布——幸好眼睛还看得见——自己身在一个类似……病房的床上。

"Jarvis……"下意识的喊出他的名字,抓紧被单的手指节泛白。手上的麻木感让自己猛的摔回床上。

定位器已被做手术拿出,绝望感瞬间笼罩了自己。没有铠甲,没有Jarvis,没有可操控的机械。

Tony颤抖着抬起手触碰到遮住脸颊的纱布,栗色的眸子猛的放大。心中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情况,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空气,拽紧了绷带的一端,一圈一圈的拆下。

扶着床边,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白色撒了一地。

“不…这不是真的…”镜中的自己的脸被“改装”了。金属片代替了原来侧脸的位置,就像一个被改装的机器人。拉过的那到疤和奥创一模一样。

眼泪瞬间留下来,沾染到伤口。“他…他怎么会再喜欢这样的我。”

——————————————

“您的眼睛真好看。”万圣节那天,Jarvis把自己和Tony打扮成了吸血鬼和吸血鬼管家的样子,Tony的眸色没有变,仍是那样漂亮温柔的浅棕色。

“这样看的话,你更像吸血鬼,Jar。”Tony就算戴上了獠牙和小犄角,穿上了吸血鬼伯爵的套装,甚至恶趣味的用机甲做了一双翅膀,仍比不上高大的Jarvis,无论从脸的棱角、猩红的眼眸、高高的黑色礼帽来看,Jar都更像吸血鬼而不是吸血鬼的管家。

“您的眼睛不适合戴有颜色的隐形镜片。准备好被万众瞩目了吗?”Jarvis勾起嘴角,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一直都是这样。”

“May I?”

“Sure.”

虽然这样怎么看都是上流绅士邀请自己的舞伴,但是Tony·任性·怎么装逼怎么玩·Stark却毫不在意,从大厦顶部边缘迈出了一步。

Jarvis仔细计算着怎样才能让Tony稳稳的踩在空中,计算着翅膀和脚底的隐形喷气数据,和Tony携手一同踩着“空气”跳着绚丽的华尔兹,同时也在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全程直播。

在落地的那一刻,Tony早就兴奋的开始大喊大叫。“瞧啊Jarvis,那里有僵尸——今天一定要去讨糖果来满足没有甜甜圈装填的肚子!”

“Trick or treat baby?”Tony在璀璨的灯光中偏过头盯着比自己高一些的男人轻轻启唇,Jarvis牵着他的手,隔着黑色的布料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Nither,a kiss.”Jarvis不等他回答,笑着贴近他吻了吻。

下一秒,略带酸味的糖果被塞入Tony口中,接着是Jarvis的舌尖。

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亲到一半不由得笑了起来,结果谁都无法再继续这个吻。

“我爱你,Jarvis。”
“我也是,sir。”

——————————————————

栗色眸子氤氲了水汽,疼痛感让他难受到麻木,他试着拧了拧门把手,毫无意外的上锁了。

这可是Tony Stark!给他一柄螺丝刀他都可以撬开地球!

可这里的摆设少的可怜,床和凳子都是木头的。连墙上的挂钟都是在遥不可及的位置。除此之外,浴室里的东西全都是不可拆卸的。

冰冷的摄像头闪着红光,随着Tony的身影转动着。似乎摄像头后面的人正欣赏这一出好戏。

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以预示这是什么机构或组织的图案,要是Tony不知道自己被抓了一定会以为自己身在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扑通的医院。

他坐在床沿,看着墙上的钟。

这里没有窗户,他的生物钟明显被手术扰乱。Tony没办法知道现在是早上还是晚上,该死的止痛剂药效已经退的差不多,取而代之的是浓厚的睡意和麻木的钝痛。

他躺回病床,找到了最佳能看到外面的位置,等待着时机。他们如果绑架他,就一定是有所求,不可能饿死他的。

时针慢慢转动到“6”。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您的餐点,Mr.Stark。半小时后我会来取走剩余的东西。”穿着防护服的人把餐车推了进来,转身走出了病房。

而趁着他开门和关门的那几秒钟,Tony看到了外面。那是一些实验设施和实验室,黑压压的与病房似乎不在同一个世界。

Tony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食指和中指揉着额心。他知道这是哪儿了。


-TBC-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