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衍安

努力填坑的咸鱼安。

【斗奇/贾尼】触不到的恋人

#贾尼斗奇,不喜勿喷,欢迎捉虫
#同一时空,Jarvis私设为灵体状态,Cloak在灵体空间拥有实体
#贾尼斗奇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响应眠狼太太的画,好脑洞

在打败了多鲁姆之后,Dr.Strange开始拜访各个复仇者。

Cloak在Stark大厦遇到了灵体状态的Jarvis。Mr.Stark看不见Jarvis,他正微微有些困倦的与Doctor交谈着。Cloak看了Jarvis多久,Jarvis就看了Mr.Stark多久,他湛蓝色的眸子从来没有离开过Mr.Stark,虔诚而炙热,就像Cloak凝视着Doctor一样,从未注意到别的地方。

Doctor坐在软凳上,手指尖交叉在一起,盯着面前通过喷气装置拖起的水杯缓缓开口。“如果您能很好的控制您的机器人,保证不再出现像奥创那样的失误,我很乐意帮助您突破生物技术的难关。”
“Hmm...奥创是自我进化了,”Stark靠在工作台旁边,一页一页的翻着Doctor带给他看的文件。
“奥创只是没有理解爱的含义。”Jarvis轻轻开口解释着。
“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我的孩子。所以请不要以技术故障那样的词来形容他。”“sir深爱他的每一个艺术品。”
“生物技术方面我们还有赵博士呢,我也还有Friday。”
“他会考虑您的意见,Doctor您还是请回吧。”

Cloak看着Jarvis跟在他的sir后面,一句一句的解释着他的话的含义。慵倦和优雅两种不同的腔调在耳膜内撞击,让Cloak呼吸一窒。末了Jarvis嘴角漾开一抹笑意,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Mr.Stark。

Cloak似乎感觉,他与Jarvis很像。
同样对主人爱的深切。
同样只能存在于灵体世界。
同样忠诚。
同样把主人看做自己的全世界。
同样奋不顾身。

可不同的是,Doctor是知道自己的存在的。
而Mr.Stark却认为Jarvis已经消失了。
如果他没有依附于真实世界的载体,那为什么他会存在于灵体世界?

多亏了博士那晚在Stark大厦留了一晚,参加了Mr.Stark的party。
Strange用指腹揉了揉眉心,这个世界真的要交给舞台上那个喝到吐讲着荤段子的人保护吗?就算知道了纽约的事,他还得再观察一段时间。

他的Cloak却直接去飘到了Stark身边,拍了拍Jarvis的肩膀。

“你好……你看得见我?”

“……”Cloak不会说话,只能点点头。

“啊,你好,我是Jarvis,我诞生于人类的伟大科技…我家sir的,伟大科技。”

Clock露出疑惑的表情,表示自己不会说话。

“与你和Dr.Strange的命定相遇不同,”Jarvis微微苦笑了一下,表示理解。“我生来就是为了sir,他是我的一切。我喜欢他工作的样子。用形容词来说,性感。”

Cloak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因为他也是这样喜欢着Doctor。

“我曾陪伴他多年,我在不断学习,学习他的品质,他是个好人。他坚信科学,着眼未来,致力解决问题。在很多人眼里……”优雅的英腔充斥着灵体空间,就像早已排练过多次的演讲,“至少在我眼里,他就是英雄。”

Cloak有些动容,他比Jarvis还要高上一截,在某一瞬间他想要抱抱他。

“sir总是很忙碌,他的健康是我担忧的问题。是的,我有这样的情绪,我担心他。”完美的线条勾勒着他的脸颊,他的言语间透露着无奈与痛苦,一言难尽。

“但是Friday也能把他照顾的很好,我就这样看着他,也很好。”说着他看了看自家sir,满眼的宠溺和忠诚让人心疼。

“曾经,当他回到家,他会温柔的叫醒我,我们一起工作,一起战斗。”回忆总是很深刻,时间无法左右代码的记忆。

“他守护世界,我守护他。”最后一枚音节随着斗篷滑落在地上,久久的寂静。

Cloak示意Jarvis跟随他,到卫生间。打开了热水,热气充盈了整个镜面。

他写到:你想让sir知道你还在他身边吗?

Jarvis微微怔了怔。“我家sir不具备那样的能力……他无法进入灵体空间。”

Cloak又写到:我有办法让他进入灵体空间五分钟。

Jarvis露出疑惑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是让他灵魂出窍吧!”

Cloak自认为得意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行!绝对不行!”Jarvis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为了见我一面而受到那样的伤害。不行。”

Cloak又露出了那种疑惑的表情,写到:不会伤到他。

“不行。”Jarvis坚定的摇了摇头,眼睑遮住了大半个眸子。

“我唯一的遗憾…”他看着Cloak的眼睛,“是我再也不能陪伴在他身边。看着他守护他认为重要的人和事,…以及这个世界。”他总能轻轻的说出在别人听来极为悲伤的话语。

“你很幸运,先生。和我一样,被创造,被选择…”他的眸子里亮起了一道光,“被爱。”

Cloak猛的颤了颤,看着逐渐变得透明的灵体,他毫无办法。

“帮助你认定的人吧,尽你所能。祝福你。”Jarvis给了Cloak一个罕见的微笑。然后转身,面对着Stark的方向走去,“Good night.”随风消散。

Cloak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感动。什么是至死不渝的忠诚。那样的忠诚,表面上波澜不惊,而暗藏在深处暗潮涌动的爱意,Cloak是可以体会到的。

他想要代替Jarvis抱抱Stark。
他想要让Mr.Stark知道,Jarvis最后给他的不是那么一句“Enjoy yourself,sir.”而是依依不舍的陪伴,跨越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只是为了再多陪陪他。
他没有意识到,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浸湿了衣服。

他不知道,Dr.Strange沉默的和他一起听完了这场演讲。

Tony躺在床上,用手臂压住眼睛。晶莹的泪珠挂在他如蝶翼般兀长的睫毛末端,在月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随着那无声的抽泣滑入枕中,悄无声息的逝去。

“晚安,Friday。”
“晚安,Boss。”

-fin-










评论(1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