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衍安

努力填坑的咸鱼安。

[BILLWILL]DIE FOR YOUNG

-2-

“摆渡人重新拿起船桨,动作一如既往冷静而舒缓,木船在空寂的空间里行进起来,船尾荡开阵阵涟漪。”

Bill每天忙于地狱的管理,不再每天都与Will见面,他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是的,他撒谎了。和Kill的战争因Will而起,在地狱里如果得到像Will那样的纯净灵魂,自然可以凌驾于所有恶魔之上。Kill眼里血腥味太重,他害怕他玷污了那样纯洁的灵魂。

Bill宁愿将他囚禁在自己身边,也不愿意让他堕入别的恶魔手中。

“Bro,他是那么单纯,就像混沌秩序中唯一能让我回归平静的意义。他也是我唯一还拥有着的东西。”Bill曾在自己的某个日记本里记录过这样的文字。

是什么时候开始故意疏远他?喜欢看他纯净的蓝眸沁出泪水?在无助的时候拼命呼唤自己的名字,就算在第一时间听到了也不会去帮助他?

恶魔理应没有情感。

可是为什么在他无助的请求帮助时,没有去帮助他,他却一遍又一遍的相信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下意识想到自己?他对自己的感情是怎样的呢?

Bill每每有闲下来,就会思考这些问题,悄悄把它们写在日记本上。

在金色堡垒中的Will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他认为他爱着哥哥,哥哥应该也是爱着他的。

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哥哥要把自己关在这座金色的城堡里。他也想要去到地狱中与别的恶魔打交道,也想要去竞技场赢得一个属于自己的名次,也想要和哥哥一起打点地狱的种种事情。

可是Bill从不同意把他放到外面去。在他的记忆中,他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城堡,没有离开过哥哥。

“削弱的少年被哥哥带回城堡,精心照看起来,只因那是地狱里最纯净的灵魂。少年呀,你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少年呀,你可还记得地狱的样子?”地狱里传唱着这样的诗,没有恶魔见过瘦弱娇小的Will。他和他哥哥长着同样漂亮的眼睛,可是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BRO…?”Will发现城堡来了客人,下意识的呼唤着哥哥。

没有回答。

“BRO,有人来拜访城堡。我是不是该请他们进来?”在Bill不在家时,从来没有人来拜访过城堡,Will拿不定主意。

他放下手中的书本,光着脚踩在厚厚的毛毯上,朝着门口走去。

“那是敌人。”Bill淡淡的开口,语气中却有不容质疑的威严。

“我……我该怎么办?”Will猛的停下脚步,惊恐的蓝色眸子闪着泪光。

“取下眼罩,遮住蓝色的眼睛。把头发弄成金色,变成我的样子。”

“什……什么意思?”

“我的防御公事撑不了多久,不这样做你会死。”
“别让他们靠近你。隐藏你的气味,遮住你的身体线条。”
“我说一句,你说一句。”
“慢慢来,别害怕。很抱歉我现在不能回到你身边保护你。”

Will害怕的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BRO,我……我做不到。”

“做不到你就会死。”他生气了。不是因为Will,而是因为他自己。

“我……”

“照我说的做。”

“好。”Will没办法拒绝哥哥的任何一个要求。

他轻轻取下眼罩,异色瞳在幽暗的古堡里熠熠生辉。撩起蓝色的发丝,在放下手的时候,它们已经由蓝色变为和Bill一样的金色。小心翼翼的遮住自己蓝色的眼睛,露出另一只总是藏起来的金色瞳孔。穿上庄重压抑的中世纪礼服,黑色的手套似乎生来就该配一把手杖。

深呼吸。

“我准备好了,BRO。”


-TBC-

ps.诶嘿嘿这次有标题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