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衍安

努力填坑的咸鱼安。

【Hartwin】Harry所不知道的十件事(Harry/Eggsy,Eggsy视角完结)

凌乱的小菊花:

后篇《Eggsy所不知道的十件事》


Harry所不知道的十件事


分级:G


配对:Harry/Eggsy


警告:便当


简介:Harry所不知道的十件事

***

1


当Eggsy第一次见到Harry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的确确被这个肩宽腿长的男人夺去所有的呼吸。尽管竭力掩饰眼中震惊,但是急促的呼吸和额头细密的汗水依旧让他无所遁形的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中。

“你是谁?”Eggsy狐疑并警惕的瞥了他一眼。

“Harry Hart,保释你出来的人。”

那一刻,Eggsy听到耳旁绚丽烟花齐齐绽放的声音,他看到了曾经黑暗的世界逐渐变得明亮而绚丽。

因为Harry,Eggsy重新对燃气这个世界的希望;因为Harry,他艰难却果断的踏出了自己的小世界。

这是Harry所不知道的第一件事。




2


在酒吧,Eggsy赌气般的让Harry离开,事实上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万分,奈何覆水难收,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Harry离去的背影,哽在喉咙的话像是一根鱼刺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然而,下一秒Harry却转过身,用黑色的长柄雨伞将那群杂碎解决得一干二净,他的心跳骤然加快。

这不是害怕,而是一个少年对以强势姿态闯入他的生活并救了他的男人最为真实的感受。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Eggsy爱上了Harry,这或许没有错。

毕竟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秒钟,而你需要用一辈子发现这个事实。还好Eggsy没有用那么久。

而随后他得到的是许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得不到的特殊经历,虽然他几乎为此付出了比生命更加惨痛的代价。在成为Kingsman该死的一员后,他失去的远比得到的要多。

而现在让Eggsy颇感烦躁的是——

当这个西装笔挺的老家伙用蔑视的眼神瞥着那个说出Rent boy的杂碎时,Eggsy的心脏漏跳一拍,疯狂想要成为Harry的Rent Boy念头像是细密的丝线将他裹得无法呼吸。

这是Harry所不知道的第二件事。




3


刚刚进入Kingsman这个神秘组织并为此接受残酷特训之时,Eggsy对于Harry的感情复杂而又困惑,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这究竟是崇拜,仰慕,还是痴迷,亦或是几者皆有的情欲。

毕竟在Eggsy过去的生活中,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一个人如此专注的对待,包括他的母亲。

是的,他的母亲害怕他的继父;紧接着他的母亲有了新的女儿,尽管Eggsy不愿意承认,但他的确打从心底渴望被全心全意的爱着。

他看到过母亲将脸颊贴上女婴柔软的脸蛋,红扑扑的小脸粉嫩动人,银铃般的清脆的笑声让这个房间染上一层欢愉的幸福。

Eggsy一言不发的看着母女两人亲昵并温情的一幕,在继父嘲讽的目光中,他的嘴角扯出一个满不在乎的笑意,双手插进口袋便离开了房间。

尘土飞扬的大街上,阳光直射而下,掠过的微风掀起地上的树叶,飘飘扬扬的落在头顶歪歪斜斜的鸭舌帽上,少年背靠树干,眯起眼睛。

他完全没有想过未来会是如何,或许黯淡无光或许一片光明,那一刻他发誓自己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这是Harry所不知道的第三件事——关于Eggsy曾经有过的某些念头。




4

Harry受伤了。

作为他的举荐人,Eggsy获得了一天的假释期前往医院探望这个无声倒在病床上的男人。

在看到这个憔悴男人的第一眼,Eggsy清晰的听到心中有什么啪嗒折断的声音,如同碎成粉末的枯枝,再也无法拾回原先的形状。

一直以来,Harry在他面前都是顶梁柱一般的存在,即使天塌了下来,Eggsy相信也会有这个高个子的男人为他撑着。倒不是说Eggsy甘愿做个缩在别人身后的胆小鬼,而是,这个外表大大咧咧内心却敏感细腻少年最真切的情感。

他信任Harry,所以甘愿将一切交付于他的手上,包括生命。

他想,他应该是爱上了这个男人,否则为什么在看到Harry紧缩的眉头,甚至是满脸乱糟糟的胡子时,会忍不住捏紧拳头,咬紧嘴唇。

Eggsy说不上心中酸楚源自何处,他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青涩复杂却甜蜜的情愫让他胡乱的抹了抹眼睛。

这个孤单了前半生的少年,终于在这刻体会到轰然而至的爱情,它就像一团炙热的火焰砰得点燃他心中枯萎的干枝。

这时Harry所不知道的第四件事,他的男孩终于发现自己爱上了他。




5


Eggsy选择了一只短腿八哥犬作为自己的伙伴,最起初,他以为这是只会长大的斗牛犬。或许是因为同样的孤单和寂寞,Eggsy认定了这个小小的,毛绒绒的家伙会成为自己最好的伙伴。

那双亮晶晶的瞳孔中盈满了湿润的水汽,只是一眼,Eggsy就深深为它着迷。

他为他取名叫J.B.。哦,不不,不是Jason Bourne而是Jack Bauer。

在知道这个消息后,Harry只是淡淡一笑,随后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J.B.?”

Eggsy笑着点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你一定知道他的意思对吗?”

是的,他是故意的,Eggsy知道像Harry这样的老派绅士绝不会看24小时这样的反恐电视剧。毕竟他最喜欢的电影可是窈窕淑女,不是吗?

可惜这是Eggsy同Harry永远也跨不过的鸿沟。

这是Harry所不知道的第五件事。




6


Eggsy曾被邀请前往Harry的家中,虽然这有些突兀,但既然是主人邀约,那么Eggsy也没有什么好拒绝的,干脆大大咧咧地迈入Harry的房间。

一边探头探脑的环视着四周,他随手拾起桌上的苹果,毫不犹豫的塞入口中。

看着少年粗鲁的动作,Harry无奈的摇摇头,伞的头部轻轻敲了敲地面。

“Eggsy,这么久的训练都没能让你真正成为一名绅士吗?”

咔哧一口咬下清脆的果肉,甘甜的汁水溢满口部,Eggsy满足的眯起眼睛,少年嘴角愉悦的笑意在阳光下灼灼发亮,幸福而明媚,“一名真正的绅士绝不会压抑自己的本性。唔——”吞下口中嚼碎的果肉,他咂咂嘴继续说,“我觉得我做到了。”

浓长的眉眼弯成一道弧线,漂亮的瞳孔仿佛可以折出太阳七彩的光晕。

年长的绅士伸出手,不受控制的伸向了Eggsy的脑袋,少年狐疑的瞥了他一眼。Harry猛地顿住动作,指尖堪堪擦过柔软的发丝。

“Eggsy。”Harry咳了两声,似是不自然的别开,他的语气中透出一丝怀念的意味,“你跟你的父亲一模一样。”

闻言,心底涌上一阵难以言喻的懊恼和酸胀的痛楚,随手将苹果核砸向地面,Eggsy烦躁甩着脑袋,“是的,我的父亲!我知道你收留我包括救我都只是为了他!如果我不是前任Lancelot候选人的儿子,你根本不会对我另眼相看半分。”

Harry怔怔看着他,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男孩会用这样的语气同他说话。

Eggsy气恼地踹了脚桌子,自知失言,一句也不解释的离开了房间。

事实上,当他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便后悔了,他的胸口好像漏了一个大洞,只有呼啸的冷风穿堂而过。

他只是嫉妒了,嫉妒总是对自己父亲念念不忘的Harry。

偏偏他们之间有着永远无法迈过的时间长河,Harry的过去没有自己,而他不希望自己的未来没有他。如果能有这样一个机会,他愿意为Harry放弃一切,包括他的生命。

只不过,他不知道Harry会不会分神为他伤心那么一会,毕竟他看起来是如此的忙碌。

上帝,Eggsy一声苦笑,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如同那些该死的怀春少女一样的多愁善感?

他可不是Roxy,即使是Roxy也要比他这个软蛋坚强的多。

接近Harry的唯一方式就是变得同他一样优秀。

这是Harry所不知道的第六件事——一个为他吃醋,下定决心为他改变的男孩。




7


那天,Harry带他去裁缝店缝制了一套西装。这足足让Eggsy从早上开始兴奋的步子就没有停过。

事实上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感到两人间的距离在不断的缩小。为了成为Harry心中的那个人,Eggsy一直在努力,他只望这个温和却骄傲男人的目光能在自己的身上停上那么一会,炙热的瞳孔中只有自己的倒影。

这个想法虽然不切实际,Eggsy却从未放弃过对他的努力和追逐。

如果说Harry是他引路的明灯,那么他就是那艘行驶在海面的帆船,因为明亮的灯塔才能够安全的抵达彼岸的那一头。

Eggsy兴致勃勃的在店里胡乱的逛着,他见识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武器,比如打火机造型的手榴弹,远程操控的毒品,甚至还有手表麻醉针。神游天外的Eggsy忍不住思考起该用什么办法将这些东西全部用在Harry的身上,然后让他乖乖躺在自己的床上?

当然Eggsy也只敢想想,毕竟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在他的充满性的幻想中,他才是被Harry操入的那一个,对方衣冠楚楚,他却不着寸缕。

好不容易,他们终于等来了一旁试衣间的空房,然而当那个穿着合身礼服的黑人从房间走出来时,Eggsy清晰的看到Harry骤变的脸色。简单的寒暄之后,Harry便拽着他匆匆走进房间。

他好像生气了,动作几近粗暴的扯下他的外套,Eggsy穿着单薄的白色衬衫无措的站在他的面前。

事实是,他硬了。Harry为自己粗鲁道了歉,眼中透出几许温柔,Eggsy几乎以为这是他的梦。这个年长的绅士比他高出约莫半个脑袋,灼热的吐息喷洒在他的脖颈内侧,Eggsy屏住呼吸,一句话也说不出。

这是Harry所不知道的第7件事,Eggsy因为他的触碰而勃起。




8


当Eggsy透过屏幕看到Harry骤然倒下的身体时,惊恐和无措,悲伤和愤怒齐齐交织于他的胸口,从来没有一刻他如此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悲痛欲绝的少年两手扶着电脑的两侧,悲鸣自他的胸口盘旋,撕裂的哀鸣响彻房间,悲恸染上少年英气的眉宇,那一枪仿佛打在胸口,瞬间皮肉绽裂,鲜血淌满地面。

他的心被活生生的从胸口剜出,只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永远的盘踞其上,那是Harry留给他的永远无法触碰的记忆。


Eggsy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作为Kingsman的集训中,彼时他还是一名什么都不懂的鲁莽少年,暴躁的性子没少惹得那些早就看他不顺眼的富家子弟暗中使坏。热血年少的Eggsy自然耐不住性子对他们挥拳相向,然而这样做的后果是,他被关在了禁闭室整整三天。

没人知道Eggsy有幽闭空间恐惧症,虽然算不上严重,但的的确确将他一个人放置在那样的空间中,少年难免有些无法控制的情绪波动。

比如恐惧,比如惊慌,比如——

深埋心底的思念。

该死的Harry,你在哪?

潮湿的寒意无孔不入的渗入身体每一个张开的毛孔,不知不觉间Eggsy竟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突然一沉,Eggsy揉了揉睡眼惺惺的眉眼,迟缓的大脑令他的视线中一片迷雾斑驳。

迷迷糊糊中,耳侧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在视线可及的范围之内只能看到那双擦拭的一尘不染的皮鞋,以及修长的五指。

男孩挣扎着想要睁大的眼睛,可是那双手却透着温柔的怜惜摸上他的脑袋,Eggsy吞了吞口水,最终还是被无尽的困意拉入深渊。

昏昏沉沉中,他感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上了他的额头。

醒来时,Eggsy发现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件昂贵的羊毛大衣,他确信Harry穿过它。

捏紧大衣的下摆,Eggsy嘴角终是弯起一个藏不住的弧度。

而这堪称甜蜜的回忆在这一刻仿佛淬着剧毒的刀刃戳进胸口。

他看到了Harry倒地的身影,看到了骤然缩小的瞳孔,看到了自他身上渗出的鲜血,那么多那么显眼的红,几乎让周围其它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Eggsy只能看到染红他身上的血迹,斑驳离碎。

我想,见见他。Eggsy艰涩的说着,他低下头不愿让Merlin看到眼中湿润的水汽,可是浓厚沙哑的鼻音却将他赤裸裸的剖开,那些隐秘的心思再也无法藏匿。

Merlin只是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指尖用力,这是他能给Eggsy唯一的安慰。

他和Galahad一样的骄傲,而这样的人最不需要的是怜悯。

Eggsy收起满身的悲恸,沉重而缓慢的走入了置放Harry尸体的地方。

推开那扇门之前,Eggsy深深吸了口气,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滑落,沿着少年的脸颊落下一道湿润的泪痕,转瞬便消失在明黄的夹克衫上,再无踪迹可循。

Eggsy缓缓勾起嘴角,眼中浮现一抹伤感的愤怒。

Harry最终还是说谎了,他离开了自己。

他以为自己不会哭,事实上,他哭了,因为那个将他孤身一人丢在这个硝烟四起战场的男人。

这是Harry所不知道的第八件事,他的男孩哭了。




9


Eggsy终于成为了Galahad,真正的Galahad,坐在离现任Arthur最为接近的右手旁。

穿上西装,打上完美的温莎结,整齐的袖口和擦得噌亮的皮鞋都让他看上去像一名真正的绅士。

现在,他是Galahad,而那个带领他成为Galahad的男人却不会再出现。

很多时候Eggsy都会极其突然的发起呆,往往这个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裹住他的大脑,Eggsy愣愣坐在那个属于Galahad的座位上,穿着意大利双排纽扣的手工西装,打的极为漂亮的领带抵在他的喉结处,黑框眼镜为他增添了几分沉稳的气息。

在他胸口一直安然放置着一枚勋章,那是Harry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很多时候他都能感到金属表皮下滚烫的温度,穿透薄薄的皮肤,一路烧尽他的心肺,疼的戳人。

流动的悲伤穿过他的眉宇,落入他的瞳孔,激起千层骇浪,转瞬复又消失不见。

如同星光明亮灿然的瞳孔就像失了色的宝石,蒙上一层尘埃,那份狡黠的灵动再也难以窥见半分。

曾经鲁莽的男孩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男人,作为Galahad,他不需要曾经懦弱多余的情感,他需要的只是果敢和冷静。

现在,他做到了,所有人都相信Eggsy成为了一名强大而出色的Galahad。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依旧是那个迫切渴望爱的男孩。

这是Harry依然不知道的第九件事。




10


时间总是治愈伤口的良药,无论多么深得伤口也总会随着时间逐渐愈合。记忆是Harry留给他最好的礼物,属于Galahad的传奇故事仍然在不眠不休的书写着。

或许大家不会记得每一任Galahad的名字,但是他们会记得Galahad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一切。

那是为了这个和平时代做出贡献的所有人。

他们或许默默无闻,又或许在战斗中献出的生命,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真正的英雄。

很多年之后,当人们已经叫不出现任Galahad的名字时,他们依旧能够津津乐道于这个从小混混蜕变成为真正绅士的男孩,是的他们习惯将他称之为男孩。他的光辉事迹让人赞不绝口,他的不按常理出牌让人忍俊不禁。

或许已经没有人记得那个用魔法双手将Eggsy变为现在这副模样的男人的名字,但是有一句独属Galahad的名言,没有人会忘记。

Manners maketh man。

Eggsy弯起嘴角。

终有一天,他和Harry的名字会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淡去,但是Galahad这个名字永远不会褪色。

他们是一群无名的英雄,默默无闻的为保卫这个国家做出贡献。

也许某一天,他会在醒来时看到立于身侧的英俊男人,或许他会拍拍自己的脑袋,用温和的声音鼓励他做过的一切。

岁月安好,现世平安,这是Eggsy唯一能努力做到的。

只不过,他依旧怀揣着一份希望。

某一天他或许在熟悉的办公桌前能看到那个眉目俊朗的男人。

又或许,早在那以前,他已经化作尘土,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Harry永远不会知道的第十件事,他的男孩用了一生的时间去怀念他。


END

评论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