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衍安

努力填坑的咸鱼安。

They find love in the end-03

Clear_媳妇涵涵美颜绝顶:

*Parksborn/虫绿。




  Chapter 03.




  那盒彩虹色的糖果已经在Harry Osborn手里待了两天,原本塞满盒子的糖果现在只剩下零星几颗。散乱的糖果下露出浅灰色的铁皮,Harry Osborn注意到那上面刻了什么。好奇地把糖果倒出来,他认出了那些字迹。


  “我亲爱的Harry,在吃完这盒糖之前你就会见到我的。你真诚的Peter。”


  应该是用美工刀刻上去的,字写得歪歪扭扭,像个小学生一样。Harry Osborn开心地嫌弃着Peter Parker的字,又把所剩无几的糖果打开了一颗。红色的草莓味。他的抽屉里整齐地放着剥开的糖纸,彩虹的颜色是这整个房间里唯一的亮色。


  Peter Parker知道怎么玩浪漫,而并不考虑这些事的Harry Osborn总是会被最简单的惊喜给感动。如果Peter Parker在刻下那行字时多写一句“我爱你”,Harry Osborn一定会激动得直接跑出去扑到他怀里,可惜他没有。他还是不敢贸然行事。或者说,他还是不敢确定自己的心意。




  Peter Parker带Harry Osborn一起出去散步那次,是Peter Parker无意间先提起了女友的话题。他当然知道Harry Osborn在外游玩时不缺人追不缺人陪,他甚至能按照时间顺序说出他的每一任女伴的名字。Harry Osborn虽然对他知道自己有过超模女友而表示了小惊讶,但还是坦然地开着玩笑。Peter Parker不知道说笑着的Harry Osborn是什么心情,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怎么,你有女友了吗?”Harry Osborn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面对Peter Parker问道。


  “额。”Peter Parker的前任女友是Gwen Stacy,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孩,正在Oscorp任职。他没敢回应Harry Osborn的眼神,含糊地应了一句之后开始爬栏杆,试图掩饰慌乱。Harry Osborn早就习惯了他的窜上跳下,只是见怪不怪地提醒他小心点。


  “这很复杂。”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他只能这样总结。Harry Osborn果然回答说他从不选择复杂化,有他的风格。漫不经心地追问着,Harry Osborn戴了墨镜,并不能看出他是什么眼神。Peter Parker简单地向他说明了情况。




  Peter Parker一直都整理不好自己对待Harry Osborn的心情。


  他们陪在彼此身边度过了最艰难和最幸福的时光,他们相互支持,相互爱慕。Peter Parker的肩膀和胸膛永远为Harry Osborn留着,想给他一切最美好的事物,Harry Osborn也是同样。毫无疑问,他们爱着对方。但这是朋友之情、家人之情,还是恋人之情?


  Peter Parker试图说服自己那不是爱情,毕竟他们是可以讨论女友的朋友。但他清楚地知道那只是自欺欺人,他不想Harry Osborn跟任何女孩在一起,别的男孩也不行。他只能是想想罢了,他自己同Gwen Stacy交往不顺又分手,Harry Osborn可是Osborn家独子,追求者从来断不了。就作为朋友相处下去可能更好,至少他们还能拥抱。


  但是Jason White口口声声地强调说Harry Osborn深爱着Peter Parker。天知道Peter Parker再次看到Harry Osborn的蓝眼睛和红嘴唇时有多想强吻上去,能多久就多久,最好是能就那样吸着他的吐息活下去。




  路程太远,不能每天都跑过去看Harry Osborn,Peter Parker简直想搬过去陪他一起住。想到Harry Osborn应该已经快吃完那盒糖了,Peter Parker决定再去特殊犯罪收容所看看他。这次,Peter Parker去得很是时候,Harry Osborn正在房间里听着歌消磨时光。


  太阳从宽大的窗子里埋进来,房间里的细微飞尘在日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混合了黑加仑香气的蓝调摇滚在房间内回转着,侵袭了Harry Osborn的头脑。他在想Peter Parker,他嘴里含着的这是最后一枚糖。得了吧,Peter Parker是不会来的。他扯着笑容自嘲,在脑海中勾勒出那人的身影,由希望与绝望、爱与恨混杂着铸成。


  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会乱想很多,这是从小养成的坏毛病。在他回忆起钟楼大战之前,敲门声及时响起。不会是Max Dillon,也不会是Jason White,这时候会有谁来找自己呢?Harry Osborn按停音乐,整整衣领走去开门。门外访客着实让他惊喜。




  “Harry!让我猜猜你的糖果还剩几颗?”Peter Parker大大的笑脸挡在他面前,像开得完全的向日葵一样。


  “再来晚一步你就失言了。”Harry Osborn边让他进房间边说道,“我嘴里的就是最后一颗。”


  并没有走向椅子,Peter Parker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歪头看着身边的Harry Osborn。他换了一身衣服,不再是那件洁白宽大的病号服,而是黑色的紧身背心。在黑色的映衬下,他的皮肤更加白得发亮,没有肌肉的身体曲线被勾勒得单薄而诱人,胸膛处甚至隐约看得见凸点。


  “真可惜,我还想尝尝呢。”Peter Parker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他也没有躲闪,眯着眼睛冲他笑。


  “黑加仑。”Harry Osborn半张开嘴,露出舌尖上那颗不断融化的紫黑色糖果。他是故意的,他想看Peter Parker会有怎样的反应。空气在一瞬间变得暧昧,他看见Peter Parker凑了过来。




  Peter Parker轻咬上Harry Osborn的嘴唇,几下摩擦后把舌头顺进了他的口腔里。黑加仑的气味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再普通不过的糖果却在此时充当了催情剂的角色。


  Harry Osborn愣了几秒,马上也开始反击,试图把被Peter Parker卷走的糖果重新抢回来。糖果在两人的口腔间滑动着,就像是进行着一场激烈又柔情的足球赛。Harry Osborn很快就发现自己抢不过Peter Parker,他恰到好处的力度和坏心眼的舔舐让自己浑身震颤,几乎要瘫软在床上。注意到他的身体开始摇晃,Peter Parker用左手搂住他的腰,右手覆在了他的蝴蝶骨上。


  Harry Osborn把顺从地重心交给了Peter Parker的手臂,却难免有些不甘心。他扬起下巴,偏起头来防止鼻尖碍事,突如其来地咬住了Peter Parker水蛇一般游走的舌头。Peter Parker感受到疼痛,自动将其转化为了极致甜美以至于苦涩的体验,他毫不示弱地挣开束缚,用舌尖完整地沿着对方的牙齿画出一个圆。


  “呜…”黑加仑的酸味混合了血液的腥甜,就像是金属粉末洒在了果汁里一般。Harry Osborn被抵住上颚,不自觉地发出呜咽声。他已经快要呼不上来气了,可Peter Parker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全身的血液都在急速流动着,心脏的律动也逐渐加快,他努力地保证自己的供氧,却还是感到了窒息的眩晕。


  Harry Osborn挣扎着用手臂去推开Peter Parker,他却完全不为所动。几乎要担心起自己的生命安危,Harry Osborn却感到幸福至极,他并不讨厌Peter Parker这种偶尔的强硬和狂乱。




   那个味道独特的深吻持续了多久,他们并不在意。Harry Osborn红着脸倒在床上大口呼吸着,胸口的起伏剧烈而急促。Peter Parker擦掉嘴角的带了铁锈味的甜腻唾液,低头望着他。衣物无用的遮挡使Harry Osborn的胸膛更加色气,Peter Parker差点就要伸手去扒他的衣服。


  不能那样做。他的理智在最后还是战胜了欲望。他想好好珍惜Harry Osborn,而不是这样随意地占有他。甩甩头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也躺在了床下,近距离地与Harry Osborn对视着。


  “Harry?”Peter Parker见面前人也缓了过来,便开口喊道。


  “嗯?”Harry Osborn的刘海散乱地搭在额角,被汗水打湿的几根发丝黏在一起。与平日里精致得无懈可击相比,这样略带凌乱感的Harry Osborn更带了诱惑的气息。


  “我爱你。”Peter Parker不想再等下去。他从来都不希望Harry Osborn先于自己开口说出这句话,为两人心照不宣的双向暗恋打上终止符。




  等了十几年,Harry Osborn终于听到Peter Parker亲口对他说出了爱这个字眼。他曾经考虑过主动告白,因为他怕谁都不开口,他们会就这样耽误一辈子。但他骨子里的高傲不允许他这样做,他只是有意无意地找机会拉近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Harry Osborn一度以为钟楼一战就是他们两个的结局,再往后,即使相遇,也只会是蜘蛛侠与绿魔的厮杀。他在那段时间里陷入极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两人的矛盾上,就像是要刻意让自己憎恨Peter Parker一样。本就处在边缘的精神状态彻底崩溃,他被诊断为偏执型人格障碍。


  Jason White为他做了无数次诱导治疗,都不见成效。他还是一样固执又偏激,对任何事都充满敌意。沙盘游戏中,Jason White本以为Harry Osborn会建造起斯巴达式的帝国,却意外地发现他只是平淡地勾勒着蜘蛛侠的模样。他画了擦,擦了画,直到最后,蜘蛛侠摘下了面罩、换下了紧身衣,就只是一位年轻英俊的男孩。


  Harry Osborn并不清楚Peter Parker为何突然就有了告白的勇气。事实上,Jason White的那番话是导火索,他直接给了Peter Parker这样的信息:Harry Osborn深爱着自己,就如同自己深爱着他一样。但他现在很不安,不安到了极点。




  “我也爱你,Pete。”Harry Osborn许久才开口回答。他鼻音浓重的声音像是哭了一般,蓝眼睛里也闪烁着别样的光。Peter Parker悬着的心安定下来,正经的态度也随之消失不见,他开始大笑。


  “你笑什么?”Harry Osborn强忍着笑意,装作不满地问道。


  “没什么,太开心了而已。”Peter Parker从床上一跃而起,开始在房间里转悠起来。又来了,他要死的多动症。Harry Osborn这样想着,没能再憋住,也笑出声来。


  Peter Parker挑着眉冲他做个鬼脸,又扭头看见了桌子上放着的彩虹色铁皮盒和最后那张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深紫色糖纸。他伸手拿起那张糖纸,把它展平,放在了铁盒里。


  “嗨,别动。打开抽屉。”Harry Osborn在床上用胳膊支着头,对他喊道。


  Peter Parker听话地打开抽屉,按颜色排列整齐的糖纸一览无遗,它们残留着糖果的香气在抽屉里安静地躺着。Peter Parker想起自己收集的Harry Osborn的照片,大概也是这种效果。他想了想,还是向Harry Osborn讲了自己的收集,虽然那更像是追星族或者跟踪狂会干的事。


  “没想到你是个变态。”Harry Osborn皱着眉头叹气道,“想想看这样的画面:明天的所有报纸头条都是‘蜘蛛侠疯狂收集Oscorp总裁的照片,其中有何惊人内幕’。”


  “拜托,除了你和我,连Aunt May都不知道这件事的。”




  Peter Parker在Harry Osborn的房间待到很晚,连晚饭都是在这里潦草地解决的。Harry Osborn本想再让他多吃点,可他不舍得把能陪Harry Osborn的时间花费在进食上。


  “Harry,做我的恋人吧。”Peter Parker在临走前想起了这件无比重要的事,认真地问道。


  “当然可以。”Harry Osborn却一副轻松的模样,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Peter Parker已经把晚安吻留在了Harry Osborn的额头,却还是被他贪心地要求了接吻。


  离开特殊犯罪收容所后,Peter Parker换上紧身衣和面罩,边在空中滑行边大喊着,想把心中按耐不住的兴奋释放出来;另一边,Harry Osborn把新得到的彩虹糖果摆在了枕头边,难得没有任何困难地进入了睡眠。




  Peter Parker和Harry Osborn都在为他们向彼此迈近的这一步而欢喜着,他们现在不仅仅是朋友,还是名正言顺的恋人。就像今夜空中浑圆而皎洁的月亮一般,他们的未来一片美好。


  然而乌云总是不请自来,市郊才能看见的繁星也被无情地遮掩住,月光变得昏暗。夜里的纽约依旧繁华,各色灯光打在这枚苹果上显得光怪陆离,特殊犯罪收容所远离那些喧闹,在警卫一明一暗的灯光中趋向寂静。夜色中的这片建筑很是显眼,幼兽般匍匐在地面。


  Jason White在深夜仍未入眠。他站在窗边望着满月,满月已经在乌云的作用下显出了少见的红色。无言地转移视线,他望向中间那栋楼唯一的光亮,那是Harry Osborn的房间。他习惯在一个人睡觉时留着台灯,那是他从小就独自入睡留下的癖好。


  明天会下雨吗?Jason White猜不准。他合起手中的《恶之华》,走回床边,准备关灯睡觉。




  ——TBC.




*那段深吻是我有史以来写过最仔细的吻戏!(×

评论

热度(39)

  1. 玅玉律夝暝Clear_sleep 转载了此文字
  2. 君衍安夝暝Clear_sleep 转载了此文字